【妈妈是发廊妹】(第一章)

[复制链接]
查看1701 | 回复1 | 2024-2-9 19: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

  前言:好久没写作了,忍不住要吐槽下,本来只想当个安静的观众,可是现
在的绿妈文完全看了没感觉,特别是一些开篇就长长的对话,根本让人看不下去。
五一的时候忍不住就翻出了很久之前网上的一篇文章(妈妈是同学的共娼),以
这篇短文为灵感创作了这部。当然也是写给自己看的,顺便分享给大家,凑合着
看吧,下一次不一定什么时候更,管理帮排下板。

***********************************


  我叫吴天宇,今年十六岁,是个高中生。我出生在香港九龙一个单亲家庭里,
爸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因车祸去世了,因为肇事司机跑了,我妈只能一个人含辛
茹苦的把我拉扯大。

  我妈叫李雨欣,36岁,是一个身材苗条的美女,1米68的身材有着B罩的胸和
纤细的小腰,加上白嫩的皮肤让我的妈妈显的特别年轻,我妈早些年一直在发廊
里做洗头妹,后面学了手艺自己做了理发师,在离我们学校对面的城中村开了一
家专门给学生理发的理发店,不过收入并不高,所以我们母子一直蜗居在理发店
二楼一个只有二十几平米的劏房内,本过着粗茶淡饭的日子。

  可没想到就在我刚开学没多久,因为家里发生了一件大事,让我们母子陷入
了无休无尽的地狱噩梦里,先是我们家不停的被人打骚扰电话,没多久出租屋的
门口莫名其妙的被人喷了红漆还摆满了花圈,我一直追问我妈怎么回事,可我妈
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有时候还能看到她背着我偷偷抹眼泪。

  而我在放学的路上被也人堵了,被我们班几个同学和十几个小混混拖进小巷
子围殴了一顿,不过他们没下死手,而且我认出其中一个学生模样的是我们班的
班霸王凌强,我很讨厌他,因为他平时在学校就经常打架斗殴,还跟社会上的小
混混玩在一起,据说他家里有黑社会背景,利用关系才进了我们学校,我跟他虽
然在班上不和,可也想不通这次他为什么会无缘无故打我,而他们也在打完我后
留下一句「让你妈快还钱」,然后扬长而去。

  这让我感觉莫名其妙,我妈怎么会欠这些混混的钱?

  我带着一脸疑惑回到家,当我妈妈看到我鼻青脸肿的样子后,心疼不已,才
不得不告诉我真相,原来前一年她经朋友介绍将仅有的积蓄都投入到当时火热的
股票市场,一开始赚了很多钱,想着很快能给我更好的生活,她索性又贷了很多
钱投进去,没想到不出半年就遭遇股灾,赔掉本不止,还欠了一大笔外债,而这
笔债辗转落到了本地的高利贷手上,利息加本金不知翻了多少倍,总之是我们母
子赚一辈子也难以还清的。

  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可就在我被打的几天后,一天晚上,高利
贷债主就领着一群混混闯进了我们家,他们可能知道我们家已经根本还不起这个
债,又看见我妈的姿色,就要带她到钵兰街卖身还债,说是以我妈的条件不出三
年就能还清,说着就要强行带走我妈妈,我妈妈哭的梨花带雨,可心中也只能认
命,知道这是唯一的办法,我拼命阻止,却被他们毒打一顿退了回来,我妈妈就
这样被他们带走……

  就在我呆家里彻夜未眠的度过一夜后,没想到我妈妈天亮的时候还是回来了,
不过显得有点狼狈,头发很凌乱,我抱着我妈痛哭起来,而后我才从我妈口中得
知原来我妈被带到高利贷的办公室差点被轮奸的时候遇到了我的同学王凌强,原
来他竟然真的是本地一个黑道大佬的独子,之前我妈妈来学校给我送午饭的时候
他跟班上的混混甚至还吹口哨调戏我妈,所以我很讨厌他,可没想到他不但救了
我妈,还主动帮我们家担下了这笔债务,以他太子的身份剔除一两笔债务其他帮
会的人自然不好说什么,不过他也给我妈提了条件,那就是今年整个学期,我妈
都得要随时随地给让他打炮,甚至包括他学校的哥们,至于校外的人他一律不会
让他们碰我妈,一年后时间一到,这笔帐就勾销了。

  我听到这么荒唐的要求气得咬牙切齿,就劝我妈一起跑路,就算报警也行。

  可是我妈听后连连摇头说,这种债务因为不受法律保护警察根本不可能管,
逃跑的话如果被抓到他们会打死我的,我妈放佛认命般说她已经答应了王凌强的
要求,说什么被十几个学生玩总比被卖到钵兰街成千上万老男人玩然后得性病的
好,而且都是孩子她应该能应付的来,最主要的是在高利贷办公室我妈已经签了
协议还被拍了裸照,而且明天晚上王凌强就要来我们家收「利息」,听到这我知
道我已经无能为力了,目前看来这确实已经是最好的选择,我也只能妥协,不过
晚上洗澡的时候我联想到我妈不但要服侍我最讨厌的王凌强,还有他在学校那些
哥们,那也是一帮小流氓,除了打架泡妞,就喜欢看AV和黄色小说,哪里是我妈
口中的小孩子,想到我漂亮妈妈苗条性感的身子以后可能会被他们糟蹋,我下体
竟硬的不行,还忍不住打了个飞机。

  第二天到学校,我就看见王凌强在跟教室后面的几个哥们说说笑笑,时不时
还朝我这边看来,看见我在看他,他还贱贱的作出抓奶的手势,这个王八蛋不会
已经跟他们说我妈的事了吧,可他毕竟帮我们家担下了这笔债务,我也不好发作,
只能尽量回避着王凌强目光,幻想他别让那么多人欺负我妈妈,但又想起我妈昨
晚的叮嘱,想到今晚就带着我最讨厌的同学回家睡我妈,我心中又愧疚不已,没
想到午休的时候他就给我传了一张包着的纸团,我一打开看顿时面红耳赤,因为
上面赫然写着「我要当你爸了」,里面还包着一张裸体的女人照,虽然脸上打着
马赛克,但我还是一眼认识出是我妈,我连忙收起我妈的裸照,感觉又羞又恼,
因为目前我还完全无法接受被班上其他同学发现了我们家的秘密,那我在学校真
的没脸见人了。

  好不容易熬到了晚自修放学已经是快10点了,我给王凌强也传了张纸条让他
放学等我。然后等其他同学都走后到教室后排示意他跟我走,而他也识趣的跟在
我后面,回家路上,黑夜漫长的路显得却格外的短,但我知道晚上只是我和我妈
噩梦的开始……

  十几分钟后,到了我家楼下发廊,我发现我家发廊已经关店,看来妈妈已经
在家里等我们了,我只能领着他从后门破旧的楼梯上去,他好像一脸嫌弃的样子,
不过等我们上到二楼,回到我们家的劏房,他还一脸鄙夷的问我「这就是你们家
啊」。眼前三十几平米的小房间内,除了沙发电视一个卫生间,然后就剩一个还
算宽敞的上下铺铁架床,平时都是我妈睡上铺,我睡在下铺。

  此时我妈好像已经洗完澡,穿着低胸吊带睡裙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两条白
嫩的大腿露在外面,看的王凌强目不转丁。

  我没回答他的话直接领着他进屋,我妈见王凌强来了,还色眯眯的盯着自己,
脸色一红,连忙挪了个位置让他坐沙发上,而他也毫不客气,坐下去就搂住我妈
的肩膀,在我妈脸上亲了一口,我妈不敢反抗,脸红的更加厉害,然后给了我一
个眼色,让我去洗漱完早点睡,看来他们是想等我睡着后办事,而我也不想看我
妈受辱,所以我快速洗刷完然后躺到下铺开始睡觉。

  屋内的灯也很快被关上,只留着电视的余光在,从我这边的角度只能看到沙
发右边的妈妈,而王凌强坐在另一边跟我妈并排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不过电视声
关的很小,更多的是他们聊天的声音,期间我还听到我妈提到了我爸,细细碎碎
聊了很久。我躺在床上拼命想睡着,可是这种环境下夜里细微的声音似乎都被放
大了几倍。

  不知道过了多久,正当我迷迷糊糊快睡着时,我竟然就隐隐约约听到我妈微
弱的呻吟声:「嗯~嗯~,温柔一点」,伴随着还有亲吻的声音。

  我头脑一下子清醒了起来,我本来是不敢看的,可是随着我妈妈越来越诱人
的呻吟声,正处青春期的我还是控制不住心中的荷尔蒙,虽然我之前也偷偷看过
黄片,可此时在我不远处沙发上亲热的是我亲生母亲和我的同学,放佛有千万只
蚂蚁在心里爬过,最终我还是控制不住心中的欲望,轻轻的掀开蒙在头上的被单,
微微的眯着眼睛往沙发方向看去,借着电视的微弱的灯光,我看见我妈居然已经
被王凌强从后面抱着坐在腿上,吊带裙已经被撂到腰间,露出白嫩的屁股和红色
内裤,而王凌强的两只手早就伸进了我妈的吊带裙里,事无忌惮的在衣服里揉着
我妈妈两个坚挺的乳房,我妈妈脸色潮红,两只手摊在沙发两边,屁股不住的扭
动着,王凌强见我妈发情的模样,也兴奋不已,下身不停的往上顶着,好像在用
肉棒隔着裤子摩擦我妈的小穴,然后又嫌不过瘾,干脆腾出右手,一下子插进我
妈的红色内裤里,我妈忍不住发出一声矫气的呻吟「啊~」

  一只手捂住嘴巴,另外一只手想阻止他在自己私处乱摸的手,可是很快我妈
的手又软了下来,因为他好像已经把手指插进我妈的私处,从外面看去只能看见
他的手在我妈的内裤里疯狂的晃动,房间里也传出一阵阵啪啪啪的水声,我妈的
反应很激烈,全身都在颤抖,毕竟我爸已经去世好几年我妈都没有被男人碰过,
如今被一个只有十几岁的小男孩玩,还是自己儿子的同学,怎么会不刺激,王凌
强还不断的在我妈耳边调戏我妈道「阿姨,你的水好多啊,是不是想要大肉棒」
这个王八蛋,竟然学黄片里的话语来调戏我妈,此刻我妈也被玩的神智不清,只
是用一声声「嗯~嗯」呻吟的回应着,又过了一会,王凌强好像手酸了放缓了手
上的动作,而我妈缓过神后也是抽出了他的坏手,然后转了个身正对着他,两腿
张开,往他的校裤上硬邦邦凸起的地方坐了下去,一边撩开自己的吊带一边主动
吻他,一时间,我妈妈漏出了大半个被奶罩包裹着雪白的奶子,王凌强则享受的
抓着我妈妈的柔软的奶子,一边亲我妈的嘴一边摸我妈的奶子,然后又拉开我妈
的奶罩低头贪婪的吸着我妈的奶头,我妈妈则抱着他的头,身子一上一下的起伏
着,我知道此刻王凌强那硬邦邦的大鸡巴仅隔着裤子不断摩擦着我妈的阴户,看
到我妈发情的模样,我气的下体也硬了起来,手忍不住伸向肉棒撸了起来。

  这边王凌强似乎也等不及站起来快速脱下校裤和内裤,一根超乎寻常的大肉
棒就弹了出来,一时间让我妈妈都失了神,王凌强又坐回沙发然后让我妈妈跪在
地上,硬要将鸡巴塞进我妈嘴里,见到眼前肉棒好像唤回了我妈一点理智,我妈
犹豫的看向我这边,吓得我连忙停掉了手上的动作,见我没什么动静后,我妈在
王凌强的催促下,红着脸还是张开小嘴将他的大肉棒一点点的吞进去,帮一个跟
儿子差不多大小的男孩口交,我妈妈此刻的内心肯定是羞愤的,可命运为什么就
是如此的不公。

  我就这么看着我同学的鸡巴在我妈的嘴里进进出出的,而且越变越粗,我妈
妈不得不长大了嘴巴,性感的嘴唇紧紧包裹着他的大龟头,让王凌强发出一声声
酥爽的声音,王凌强的两只手更是直接伸进了我妈的奶罩里,用手指挑逗着我妈
妈的奶头,在这期间,我妈妈仍然时不时担忧的往我这边方向张望,这模样让我
醋意大发,我故意发出几声咳嗽,我妈妈吓的连忙转身整理衣服,不过王凌强还
在摸她,而我也以为我在黑暗里她应该看不清我,手上还是不停的的撸动着,没
想到我妈应该还是发现了我的小动作,然后在王凌强小声耳边说了什么,又把电
视关了,转身就从我眼前的爬梯爬到上铺,不过在经过我身旁的时候我感觉妈妈
好像气嘟嘟的蹬了我一眼,吓的我下身瞬间软了下来,而王凌强不慌不忙的跟在
身后,然后笑呵呵的故意停在我下铺旁边,脱掉了上身校服,露出一身腱子肉,
黑夜里,他那根硬邦邦的肉棒就杵在我眼前,又粗又长,龟头像乒乓球那么大,
让我震撼不已,而他也慢悠悠的从我旁边铁架床的梯子爬到了我妈的上铺。

  此时我的内心五味杂陈,不过我知道此刻睡不着的肯定还有睡在上铺的妈妈,
没过多久,上铺就传来亲吻的声音还有我妈微弱的嗯嗯呻吟声,紧接着,我就看
见上铺丢下了我妈身上那件吊带裙,我又忍不住的把手伸进裤子里撸着,没一会,
一个红色胸罩就挂在了上铺的床沿的护栏上,然后就听到吧唧吧唧好像吸奶的声
音,中间还伴随着我妈妈无力的喘息声,我可以想象到王凌强此刻正抓着我妈妈
挺拔的乳房拼命的吮吸着,而我妈则怕被下铺的我听到,拼命的压抑着声音。

  不过我知道王凌强肯定不会这么轻易放过我妈妈,果然没过几分钟,有一只
手又从上铺丢下一小团布,不过没丢到地下,好像是故意往下铺丢,正好砸在我
脸上,我拿起一看,正是我妈妈已经湿了一大片的红色内裤,我心想,这下完了,
我妈肯定被他扒光了,此刻我妈湿润的小穴已经没有任何防护了,王凌强是不是
已经举着他的大鸡鸡在我妈阴道口不停的摩擦,果然我又听到了上铺传来一阵稀
里哗啦的水声。

  我颤抖的把我妈的内裤塞到裤裆里撸了起来,随着我妈一声轻呼「啊~轻点,
轻点~」

  还有王凌强爽的叫声,铁架床此刻也咯吱咯吱的摇晃起来,月光下,挂在上
铺床沿的红色奶罩也被震的摇摆起来,显的淫荡无比,天呐,我真的难以想象,
就在我的眼前的上方,仅仅相隔一个木板的上铺,那个打过我的混混同学正用他
的大鸡鸡卖力的抽插着我妈的小洞,而他打我的双手肯定也在我妈胸上乱摸乱抓
着,更可笑的是此时此刻我也只能干瞪着眼随着这个铁架床不停的晃动,仿佛时
刻在体验着王凌强干我妈的力度,随着床铺咯吱咯吱的摆动幅度来越大,速度越
来越快,我妈妈也发出了一阵阵「嗯~慢点,嗯~慢点,啊~好深」压抑的呻吟
声,接着就是王凌强重重的喘息声「啊~啊,阿姨,你小妹妹好会夹,又湿又滑,
夹的我大鸡巴好爽,我干死你,啊~」。

  妈妈无力的回应着「嗯~轻点,太深了,嗯~我求求你了,轻点~,嗯~」

  这呻吟声在寂静的夜晚显的格外的刺耳,过好一会,我妈的呻吟声停了下来,
床也不摇动了,我以为王凌强完事了,终于能睡个好觉了,没想到从上铺又伸下
来两条白嫩双腿,我一眼就认出这是我妈修长的小腿,还有我妈那可爱的脚丫子,
可是还没等我细细打量,铁架床又开始咯吱咯吱的摇晃起来,只不过这次变成左
右摇晃,就这样,我妈微微张开的双腿就在我的上方的跟着旁边那条红色奶罩不
断的摇摆着,加上铁架床那咯吱咯吱的声音,变成一个堪比AV的淫乱现场。

  我知道这是王凌强为了羞辱我,故意让我妈的小腿垂下来给我看,而我心里
也暗自生气我妈妈竟然会这么配合他,一股醋意油然而生,所以再也忍不住,起
身抓住我妈的腿和脚丫子就亲了起来,我妈好像感觉到腿上的异样,双腿不停的
颤抖,慌忙的想收回去,可她在上面还被人压在身下,根本使不上力,我也使
神差的牢牢抓紧她两条腿,却瞬间就感受到两腿上方被一股蛮劲不断的往里顶着,
我立刻意识到这个动作就好像我主动抓住我妈的双腿让我同学在上面干穴,我下
体又不争气的硬了起来,精虫上头的我索性用力将我妈的双腿分的更开,上方果
然传来我妈妈惊呼声「啊~不要~,啊,不要~」

  王凌强可能以为是我妈主动发骚,所以干的更加起劲,整张床都摇晃起来,
而我妈的双腿也在一次次撞击中不停的抽搐,最后竟从我妈的双腿中间不断喷溅
出一些不明液体溅到我头上,我知道因为我的助攻下,我妈被王凌强干到高潮了,
想到这,我的下体也不争气的开始射精,只不过王凌强好像还没完事,他那黝黑
的毛腿也伸出床沿,压在我妈白嫩的小腿上,我吓的赶紧松开我妈的双腿,此时
王凌强好像又要开始发力,我看见他的两只脚踩在床沿的护栏上拼命往里面蹬,
而且速度越来越快,幅度越来越大,每一次冲刺,我妈妈都发出诱人的呻吟声
「啊~啊~」

  连脚丫上的的脚趾头都蜷缩起来,最后在王凌强的一声吼声中,上铺的的动
静也小了下来,我妈和王凌强两人一白一黑的双腿又交叉在了一起,我可以想象
到在上铺浑身赤裸的妈妈和王凌强紧紧抱在一起,享受着高潮的余温。

  冷静过后,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变态,我妈妈在上面受辱,而作为儿
子的我刚刚不但没有阻止,还亲手掰开我妈的双腿让我同学更深入的插进去,害
我妈被干都喷水了,只不过我妈应该无暇找我算帐,因为这床咯吱咯吱的摇晃声
半夜又响过几次,带着愧疚的心里我却不敢在偷看,而且射完精的我加上精神刺
激早就体力不支,躺在下铺就迷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上一篇:【美丽的妈妈】(八)
【玉璞集 YUPUG.COM】
玉璞集匿名用户 玉璞集匿名用户| 2024-2-27 18:17

Ad memorandum ))))

Agere sequitur esse — филос. Действие вытекает из бытия.
【玉璞集 YUPUG.COM】
回复

使用道具